站在沙地看林海

分享到:
【字體:  
發布日期:2022-06-21 08:29 

□?許曉嵐  張慧玲  霍曉慶

“窮荒絕漠鳥不飛,萬磧千山夢猶懶。”古詩里,沙漠絕域的荒涼令人生畏。但在通遼市科左后旗科爾沁沙地綜合治理雙千萬畝努古斯臺項目區,我們看到的卻是茫茫林海。蒼翠的樟子松林迎風挺立,腳下綠草松軟如毯。

“以前,這里沒有植被,一年四季風沙不斷。如今,科爾沁沙地實現了治理速度大于沙化速度的良性逆轉,流沙已達到固定或半固定,喬灌草種群關系穩定,樟子松已茂密成林。”在努古斯臺項目區種了13年樟子松的科左后旗林業工作站站長朝克吐說,“作為我國四大沙地之一,這里的青綠‘顏值’已經名聲在外!”

“你們天天栽樹,現在還刮9級大風?”經常有人這樣問。

“我們要是不栽樹,現在會刮12級大風。”朝克吐笑著說。他的笑,飽含著這些年治理沙地的艱辛與如今取得成績的欣慰。

通遼市地處科爾沁沙地腹部,沙地面積為4199萬畝,占科爾沁沙地總面積的54.1%。這里曾經一度是全國沙化極度嚴重、生態環境非常脆弱的地區之一。無草無樹,鳥獸絕跡,沙起塵飛。

生態,一定要好起來!多年以來,通遼市持之以恒推進土地荒漠化治理。新一代治沙人更是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向土地荒漠化“動刀”。

“2014年開始實施的努古斯臺項目是科爾沁沙地綜合治理雙千萬畝項目的一期工程,綜合治理面積55萬畝。在其中沙化特別嚴重的地方,人工造林20萬畝。”朝克吐說,“2014年以前,部分明沙是沒有植被的流動沙丘。項目開始后,我們用了一年的時間設置沙障,第二年開始造林,種了樟子松、五角楓、紅刺榆等19種樹木。”

2018年,通遼市確定了“北保護、中節水、南治沙”的生態治理戰略,利用3年時間大力實施多項生態恢復保護工程,建成立足東北、面向華北的生態防線。如今,工程建設任務已全部高質量完成,科爾沁沙地生態環境明顯改善。

馳而不息,久久為功。2022年春,科爾沁沙地綜合治理雙千萬畝項目二期工程在阿古拉鎮雅莫嘎查實施,新項目區預計種植150萬畝樟子松,目前已完成1300畝。

從通遼市沿高速公路向南走,經過木里圖收費站后,到了努古斯臺嘎查以造代育區。路兩側的育苗區,有金葉榆、楊樹、柏樹、蒙桑、云杉等十幾種樹苗,空氣里彌漫著濃濃的木質香氣,耳邊傳來很大的“呷呷”聲。“這是野雞的叫聲,一會兒還能看到呢。樹種得多了,狍子、狐貍都出現了。”朝克吐說。

一條腿難以走路,科爾沁沙地綜合治理是一項系統工程。治沙的同時,通遼市加大對各級自然保護區的保護力度,開展實施了生物多樣性保護示范區建設。

站在努古斯臺鎮森林濕地公園最高處的涼亭極目遠眺,西南方向是面積500畝的水域,水面上水鳥翱翔,遠岸處樟子松混交林如同碧綠的綢緞高低起伏。“以前這里的水很濁,現在變得清澈了。”朝克吐說。2000年成立的內蒙古雙合爾濕地自然保護區內,一尺多高碧綠的水草隨風舞蹈,雀鳥飛翔其上。“保護區里有丹頂鶴、綠頭鴨等水鳥,現在還能看見鴛鴦。”保護區管理所建設中心主任圖力古爾說。

保護區分為核心區、緩沖區、實驗區。順著公路向吉力吐嘎查北部走,公路左側是綠地,右側是沙地。圖力古爾說:“這里的草完全是治理工程開始后自然恢復的,雙千萬畝項目實施以前,這里是沙漠,車進不來。”

阿古拉鎮舍根嘎查敖包小組牧民初一見證了保護區的轉變。“以前那邊沒有樹,出門只能看到白茫茫一片沙丘,現在出門看到的是林海。”初一指著他家南面的樟子松林說。

沙地變綠洲,出門看林海,幸福的日子是奮斗出來的!如今,通遼市近2000萬畝沙化土地得到了初步治理,2000萬畝草原、1500萬畝農田得到有效保護,糧食和飼草增產20%以上,年沙塵暴次數下降60%以上,有林地面積達2104萬畝,蓄積量達4129萬立方米,森林覆蓋率達23.88%。



信息來源:內蒙古日報


掃一掃在手機上查看當前頁面

輪播圖預覽:
您還未登錄,請登錄后進行收藏!

是否“確認”跳轉到登錄頁?

性大交毛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